1.放假第二天,感觉感冒好了,也不闹肚子了。下午匆匆去了趟香港,给妈买“速愈素”,从罗湖到上水确实快很多,虽然跟福田落马洲过去一样是25港币的票。

3点半出门,六点半回罗湖,原本打算在火车站附近解决的晚餐因为不饿就决定回家做三明治吃。一路上看到了味千拉面,想起以前同事念成“味干拉面”的哏;想起麦当劳吃完会热气咳嗽(其实后来想,回家做三明治一样会煎培根上火。。。);路过金光华,想起以往每次来这附近聚餐,也没有想起希望第二次来的地方,就这样思绪乱飘的一路到家。

2.公交上,遇到一对学生情侣,看起来应该刚上高中(也可能没有),女孩稚嫩的脸上一副齐刘海,大红色的红唇,与男友亲昵间留有分寸,带着几份...

1.周末晴了三天,又开始连续下雨。唯一的好处是可以伴着雨声听着钢琴。

2.明天是妈第二期化疗,赶在了初一之前。这回有6次,间隔21天。不知道周末南昆山之行对她放松心情有没有有多大的帮助,但也无法替代身体上的痛苦。

周日

昨晚下班路上

出门早了十分钟+公交晚了半小时+路上再堵一下=迟到半小时

从大前天开始,连绵不断的降雨有点烦。
工作因为组织架构调整会有新的变化,可以遇见Q2的考核不会好,得为前程考虑了。

sting和小萝卜特唐尼合唱的版本,对,就是那个钢铁侠

馒头渣:

睡的像只兔子一样,可萌死了⁄(⁄ ⁄ ⁄ω⁄ ⁄ ⁄)⁄

时间过的很快,忽然一周,可是算下来,猫咪离开我们也不过是三个多月前的事情,感觉也没有过去多久。

事情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变化,至少家里的氛围看起来是这样。马上舅妈过来帮忙,也有一个月了,今天忽然说待不下去了,觉得家里气氛不好。

这辈子最大的无奈就是明明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改变些什么,挽回一些,可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始终却无能为力。

我已经放弃了周末属于自己的时间,甘愿在家做饭洗碗,就算一天两顿做下去,都不会说什么。可是,并不会对现状有任何积极的影响。

大概这就是命,每个人的命。今天听到姨说“有生之年”这个词,如此下去,真的是没有多久了。你怎么还没有觉悟呢,,,

魅族什么时候能开窍?

岳母的MX5屏幕黑屏,于是凭着印象去了附近的沃尔玛对面的专卖店询问一下情况,结果门店已经被别家替换掉了,在在大半年前我妈还去重置了note3的密码。

手机市场此消彼长,几家门店(加线上的小米)基本就反映了市场的现状。市场竞争激烈到不容有失,即使产品做的再好,也抵不上营销的洗脑,创新再用心,也抵不上试错的风险,反而是拉低身段抄袭取巧迎合,充分压低成本,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大书特书消费者关注的点上并强化洗脑,就成了。国内就这样,无论什么手段,你先要能活下来,然后成功洗白,没人管你之前靠啥发家的,赚大钱就是成功。

在感叹魅族的衰落之余,也不得不承认国际大厂一千多块钱的手机...

小卖铺老板抓来养的流浪猫,虽然没有阉,但很温顺,也不顽皮。早上上班遇到他在幼儿园围栏外面吃草。晚上下班回来路过小卖铺,看到他仰着脑袋纳凉。

哭闹

平静的一个周末,(待续)

26日,补发

释放以后,生活还得继续,晚安

I know it doesn't seem that way,
我知道事不尽如人意,
But maybe it's the perfect day,
但今天也许会是完美的一天,
Even though the bills are piling,
虽然难事接踵而至,
And maybe Lady Luck ain't smiling,
也许幸运女神此时并不向我微笑,
But if we'd only open our eyes,
但只要努力面对现实,
We'd see the blessings in disguise,
幸运也许就在不远处,
That all the rain clouds...

电影时空恋旅人有很多甜蜜的片段、温情的音乐,有我喜欢的瑞秋,还有那首美好到流泪的how long will I love you,几句哼唱的前奏就能把人听哭。

“曾以为世界很美好,没人会流泪”
事实是世间美好只是转瞬即逝,却因为抓住片刻而动容

看似无所不能的穿越能力,终究还是无法挽回生命的逝去,电影里同样有穿越能力的父亲最终安然接受自己肺癌的事实离去,背景音乐就是这段忧伤的大提琴。

人总是要死的,人在用一生接受死亡和实践生命的意义,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一生会有多长,或者如意外突然就没了,或者如同判了死刑。

今天情绪不好,最近一段时间情绪都不好,白天是一副工作的模样,跟大家有说有笑,闲暇的时候...

不知道的时候,因为猜测而焦虑,
知道的时候,却因为事实而焦虑,
最大的焦虑是自己无法掌控,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运气,而运气总不是那么够用。
医生总是不会保证什么的。

还有一个月,就生日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就又一个星期。回想母亲节那周,二舅大舅前后隔了一天回去,而后自己因为错买一个西瓜心情差到极点,周末却又因为岳母过来以及一顿许久没有吃到的早茶而转好,真仿佛过去了好久好久。

刚过去这个周末,王阿姨他们放心不下,从广州赶过来探望我妈,路途几个小时只在一起吃了顿饭,在家坐了不到一小时就又驱车赶回去,近七十岁的老人,舟车劳顿。现在想来,有太多的话,却无从表达,也许是想把时间留给他们之间叙旧吧

十年前,在入职前夕,妈带着我去广州找房看房准备租房,顺带拜访了几十年没见过的他们,并没有见外的借住在他们女儿家几晚。工作以后妈招呼我时不时的会去走动拜访下,想来是在广州多个照应,而不擅社交的...

住了30年的小区

PRO7还是挺用心做的一台手机,然而商业的成功,设计只是一部分,而如果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呢?

虽然以上市价一小半的价格入手,送给家人用,还是感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