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一天,开一天的会,抽空写需求,心神不定,百感交集,最后平复下来。晚上下楼吹风,独处的时候感觉放松了下来。

不是太糟糕的结果。但任何细小的异常都容易收紧那条本已经紧绷的神经。

回想这半年来的过程,一切应该是有觉悟的。第二次手术后,二院的化疗只进行了半个疗程就因为身体指标太低,即使输血打针仍无办法,而无法继续化疗,只能建议转院去广州找专家。

那一度才是最绝望的时候,因为以为没法治了。那时默默按三个月计算下去,三个月以后,再三个月以后,还会三个月,就可以一年了。。。

总之,人生的结果早已知道,尽力过好每天,不辜负时光

谢谢听我说话的朋友。我不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好的人,面对困难压力,总喜...

你要好好活着,活着才能听到这么好听的音乐,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活着才有可能。

1.猫咪离开了那么久,偶尔还能在拖过许多次的客厅地板上遇到它的毛。

2.搬家没多久放的蟑螂屋,今天从鞋柜底下翻出来,误伤到许多壁虎,以后还是用蟑螂药吧,效果更好。

3.厨房壁柜上的半桶爆米花,还是大半年前妈买的。那时候还在上次化疗后吧,她实在想吃,就买回来了,怕被我爸发现,只能放在我家,我后来用烤箱热了一下,吃了几个。

thanks Marihiko Hara feats     Polar M

今天抽了点时间整理硬盘里的照片,无意翻到去年6789月的一些照片,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以及之后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实在是感慨

一直在想如果,如果不是妈在7月查出恶性肿瘤,如今又会是怎样呢?

这一年多来,过的不轻松。时而想起可怕的后果,很难平复心情,也很难乐观起来,谨慎的乐观也难。

始终笼罩在不安的阴影之中,农历年前一天送猫咪离去的伤心难过到牵挂的事少了一样的释然,痛苦无法言述的化疗结束才三个月的复查发现有转移,有种精神要崩溃的感觉。再手术,再到转院周折寻找治疗方案。。。然后是短短续续的第二次化疗。。

这周也在焦虑不安中度过,因为三个月的复查又到了。医院没有床位,国庆后拖延了一周才能办住院...

我知道翻看别人的本子不好,可是他就展开着放在那,我也是无意中瞥了一眼,还真是有趣的灵魂。

就是上次走路打了个喷嚏把腰闪了,第二天还去医院的那哥们儿。

原来,当道士可月入三万。。。

疲惫焦虑的一周过去了。

周五部门聚餐,也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川菜。大概是吃公款,所以吃硬菜都有额外的加分

饭后去附近新开的盒马看了看。
嗯,都挺好的,也挺贵的,海鲜不错,就是贵,也不是非吃不可,为满足口腹之欲,有点不太值。

说到底,还是穷,穷的紧紧巴巴的,手上拽着现金过日子才感到有安全感。可惜股票基金跌成翔了

23年前的日剧经典曲目,1996年奥运之年的时候借了同学的《fall into you》正版CD来听,从此入了Celine , Mariah,Whitney三大diva的坑。之后时不时会想起来重温片刻那时的美好


@今天巫雨回来了么
:有钱。我的意思是双方都有钱,从一开始就有钱的那种。不要半路发达的那种。当然有钱也不一定能恩恩爱爱的,但是没钱的话,每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房贷车贷水电费孩子学费就够糟心了,大概不会腾出时间来花小心思给对方惊喜的。 @晓爱06:你们结婚这么多年是怎么保持还是这么爱对方、羡慕啊,我来取取经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焦虑不安,很多事情都没做。买菜做饭洗碗做饭洗碗洗碗洗碗,没有多少时间是自己的。

周边的猫

调研报告投票奖励,拿到半数,就觉得累是累,但心情是轻松了


补记:结果国庆假期前两天在发烧,头晕,长水泡中度过了,国庆第一天也基本都在休息,喉咙疼到3号。

今天又回来重温这首歌,没想到云音乐的评论依然这么少,也是,大家听得最多的还是那首《朋友》。

大陆歌手(非流行音乐)中写给世纪之交的歌里,印象最深的一个是基调灰暗迷茫,汪峰的《再见二十世纪》,一个是中国说唱祖师爷李小龙的自传鼠来宝《wulala 99年的最后一天》,再有就是立意阳光,温暖,充满家常理短的这一首。

词很接地气,声音有辨识度,funky音乐的形式却又是那么潮,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这就是他音乐独特性。曾经在97到2007之间反复听过所有几张专辑,适合放松和摇摆,充电,修复自己,之后偶尔会想起来重温一下感动。包括后期的《兄弟》依然有90年代灵歌加民乐的气质,这点在现如今音乐风格多元化

时光的痕迹,如果能看懂的话,应该有三十几圈年轮了

假期买菜做饭,附近城中村里菜脯的里屋,温顺的橘猫和箱子里的小猫咪。小猫咪是卖菜老板捡来的,据说还有一只差不多大的被狗咬死了。原来前阵子雨夜,楼下连绵不断的幼猫叫声就来于此。

老板对大伙说,今天搞活动,最后一天,买菜送猫!

1.今天送完舅妈和表弟坐上高铁,回来走出地铁,拿着相机在附近拍了一些照片,也是想再记录下山竹台风的痕迹,虽然街道已经清理的差不多,小区里面也还有不少没有顾及到。

拍照,也算是目前少数能让自己放松下来的方式了。不是为了能拍得有多好,而且在那个过程里,自己能专注起来,暂时忘掉其他,忘掉压力,时间是自己的。

时间真不是自己的。只是现在,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所以有时熬夜是不自觉的,

2.幼儿园之前,舅妈要带小朋友上早教班,平时大多我爸在做饭,做了大人的做小孩的,有时住院时,还要给妈开小灶,做点特别的,能吃得下的。所以平时做饭已经有些不堪,周末时,我跟舅妈就分担一些,轮流煮和洗碗。

有时...

舅妈今天早上回老家,小朋友就发烧了,然后晚上看喉咙长泡,应该就是咽峡炎了,嗯,怕什么来什么,而一旦是咽峡炎,就两周不能上课,也就不可避免的累到爷爷奶奶,,,其实确定舅妈回去后,这些天焦虑的事就是这样。

回想起来,舅妈在深圳待了四个多月,来时多少有些临危受命的意思。那个时候因为妈复查情况不理想,一家人都陷入情绪的低谷,除了没有人能兼顾照顾小朋友,还有一个因素是,缺乏外来的力量来调和我们的心理状态。

在做手术那几天见到大舅,还有二舅,舅妈,我自己心里面确实有种援军支持从前线回撤片刻,压力释放的感觉,很安心。这几个月来,也正因为舅妈的存在,让我们可以放心很多,无论是对小朋友的照顾,还是对大人的陪...

台风过后一周

日系女声电音系始终有治愈的因子,缓压。像perfume生命力活跃持久的组合,同代已经没剩什么。从她们少女到御姐到如今,断断续续听过来,不喜新厌旧

压力大的有些透不过气,今天走访中山的客户,七点出门一路地铁到机场码头,坐了一次渡轮。开阔的海边,和海水的气味,顿时让人放松下来,也只是短暂的一下,然后还是不时的焦虑和不安,心里总会惦记一些事情。

今天抽血化验不理想,血小板只有十几,是危险线。虽然之前一直在打针,也止不住下降。每当这个时候,就感到很无奈和无力。可即便是这样,妈从医院回来,还惦记着她午休过后起来活动的孙女,能否在围栏外瞧见。。

入园的第三周,基本已经适应了,于是舅妈也确定了回去的时间,虽然我们也想她留下来,但一辈子也没有离开家这么久,舅妈也受了不少的委屈。是时候,要分开了。

可是小朋友不这么想,从昨天到今天也只让她舅姥在幼儿...